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动态

保障员工福利问题依然是优步的大麻烦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1-21

 

               像优步和来福车这样的公司,只要联邦政府恢复营业,美国证券交易委员重新正常开门,他们就能上市。这件事情就会成为2019年最大的新闻。但是更重要的事情可能发生在3000公里以外的萨克拉门托,加州议会必须执行2018年联邦最高法院的一项判决。这一判决让这两家公司很难将工人定义为独立合同工而不是正式工——这就威胁了打车软件公司和其他互联网公司的商业盈利模式。

  加州议会成员、法院科技动议主席Evan Low说:“我们不能因为未来工作有难度而将我们的头埋进沙子里充耳不闻。现状是不令人接受的,你会开始损失金钱。”

现在数以百万的美国人都有在所谓科技公司的工作经验,最近有很多人都在谈论古老的法制和新的创业公司之间该如何相互适应之间的问题。今年,你可以期待这一问题有所行动。这一行动看起来是由投票者投票、议会游说推动和法官通过产生的,全国上下的民主党都必须站队。虽然在一个分裂的议会通过法律的可能性很低,但是加州能作为全国中几个能够在全美国起到示范作用的州率先采取行动。优步发言人Nathan Hambley在一次发言中说到,优步承诺会和劳工、政府和其他公司一起合作来保证工人对“社会安全保障”享受同等的权力。并且优步见证了“能够将真正的进步推行到全国范围的机会不论是加州还是华盛顿州”。来福车表示对此拒绝发表任何言论。

  在Dynamex Operations West Inc。打车公司的官司中,加州议会高票一致决定在加州法律下员工不能被当成合同工,除非他们正在做本公司“常规业务以外的工作”。这一判决反应了法官是如何看待优步和亚马逊这样的公司是不是有权给员工提供最低收入和要求加班。不过,它让当地的劳工倡导者具有前所未有的影响力,众所周知,依赖于工人工作的公司至少可以获得一些保障——即新州长Gavin Newsom和州立法机构的让步。工会领导和科技公司高层说,当州长在聚会中会见双方的时候就开始敦促他们立马达成协议,州长早就让劳工代表和商业代表一起合作。州长本人却拒绝对这一事件做出任何表示,在1月14日关于Dynamex一案告诉记者说他想“看看双方是否存在共识”。

  退步对Dynamex意味着必须要牺牲高标准换来对合同工无歧视保护的延长,确立福利制度来让员工积累工作性福利比如带薪病假或者在公司内部建立一些健全工会下面的分支机构。在2016年优步就达成了一项协议,为全国总工会的分支机构提供资金。该分支机构能够投诉公司但是它不能组织罢工。

  在加州,像优步这样的公司已经和Teamsters和世界员工服务联盟谈论过相关提高员工福利的话题,人们对这些话题并不陌生。加州世界员工服务联盟的主席Bob Schnoonover承认和这些科技公司的合作,但是他说:“我不认为这些公司做出了任何关于保障员工权利的承诺。”Teamsters分部的政治总监Doug Bloch说:“我们正在和加州劳工一起讨论问题,所以我们需要关注每个单一模型,而不只是Teamsters提供的模型。”

  劳工同时也在华盛顿州拥有了新优势,今年民主党在议会中拥有多数席位。议会成员计划在未来的几周推进立法,推动法律上合同工定义更严厉的立法。这需要公司来提供资金,并进行“部门谈判”会议,其中合同工、管理层和政府都要出台员工工资和福利的标准。这样的体制能够为西雅图市议会的条例提供一个在法律上更站得住脚的建议,因为这样的条例旨在为优步和来福车那些app上的司机赋予集体谈判的权力,联邦法院在去年就授意该法案,但是这项法案很可能在不信任的情况下不能被通过。

  现在优步也有机会来继续做出让步妥协。去年,优步和世界员工服务联盟在华盛顿州的本地分支机构那时正在讨论一个可行的员工福利建议。优步说过,它希望这样的条例将不会承认他们的司机为员工,前世界员工服务联盟华盛顿分部最高长官大卫·罗尔夫说:“我想每个人都希望获得集体谈判权。但是每个人眼中理想的集体谈判权是对他们自己最有利的。”

  纽约州长Andrew Cuomo在12月发誓“保障员工在科技经济中的权力”,新泽西州州长Phil Murphy创建了委员会来解决员工分类错误的问题,以此证明民主选举的胜利也促进了劳工支持者的努力。其他的一些大州比如共和党控制的佛罗里达州和德克萨斯州,最近都向反方向靠近,但是给优步进行过咨询的Bradley Tusk和组织过上一次纽约市长选举同时也是大股东的Micheal Bloomberg都说今年科技公司都采取了反攻为守的策略。

  劳工和商业领袖正在期待通过法律来让美国其他地方议会辩论并通过同样的法律,最终能够让该法律上升到联邦的高度。这是加州法律辩论的真实情况。由佛蒙特州参议院议员Bernie Sanders起草的联邦劳工法案反应了Dynamex的就业标准,最后法案得到许多民主党总统竞选人的附议。同时,商业领导人早就在国会反对Dynamex标准。加州大学西斯廷法学院教授Veena Dubal说:“民主党有选择权。他们要么可以采取反对逐渐兴起的经济不平等的立场或者要么被光鲜的科技公司和风险投资家的政治资金所迷惑。”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