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业领域

赵娟:朱江自编自导自演一出好戏 逃脱法律制裁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18-12-17

 

              提 要:因一语不合意,就肆意捏造谣言,杜撰莫名事实,再利用当事人不在场的微信群炮制舆论,利用无知和好事者之手广泛传播,达到目的后又删除原始信息。在法庭上却坚决否认,拒绝承认发过任何相关信息。一个自称被90%媒体大佬敬重的“导师”靠着编剧,误导舆论成功达到了目的,又成功逃脱了法律制裁。

  昨天在他人的朋友圈截图中看到了被告朱江晒的如下法院判决书,意外的是,作为原告本人至今都未收到这份判决书。今天再次联系律师得到的回复是:再等等。尽管如此,对于判决结果我早有意料。

  个人想说的是,对于一个社交恐惧症的回避症患者而言,这是一篇忍了三年,内心极为恶心纠结的文字,是那种误踩了臭狗屎还得跟人解释的恶心。梳理过去三年的承受于我是种痛苦的煎熬。

因一语不合意,就肆意捏造谣言,杜撰莫名事实,然后利用当事人不在场,在行业相关的各大微信群炮制舆论,利用无知和好事者之手广泛传播,达到目的后又删除原始信息。

  一边继续编造舆论误导无知群众,一边在法庭上坚决否认,拒绝承认其所编造和发布的任何内容。一个如此熟知人性,善于利用人性和法律漏洞的“导师”,这一次终于成功地逃避了法律制裁。

  由一句话导致的飞来横祸荒谬之极,而事情缘由再简单不过,只因对“自称90%媒体大佬敬重“导师”的不敬”,对方称要让我付出代价。期间,利用身份优势和信息不对称,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伪造诋毁内容的对话,雇人攻击邮箱,删除证据,伪造微信微博小号发布下作信息,在骚扰性平台恶意散发本人信息等等,所用手段之下作超出文明社会的底线。

  而更为恶毒的是,其伪造了一个创业团队因利益分配导致的“撕逼”假象,让所有人不相信你只是冒犯了其“导师’的威严,而非互联网常见的利益“撕逼”。

  三年间不间断的攻击诋毁对我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声誉损失和职业创伤,而第一次起诉所承受的煎熬和代价难以言说。从准备起诉到法院受理,开庭,持续了三年之久。三年时间所经历的世态人心,世间百态足够写成一本书。这次也该和你们说说了。

  为何起诉?

  互联网时代,人们热衷于“撕逼”,习惯了围观看热闹“吃瓜”,却唯独缺乏关注事实的求是之心。作恶者只要利用人性劣根性,就可以利用当事人缺席的封闭环境编剧造谣,借用舆论之手无形中杀掉一个人的前途和人生。消费娱乐主义让人们沉浸所谓“撕逼”现象中,吃瓜看笑,少有人意识到:你爱看的戏很可能是某些人有意编的剧。这正是我选择起诉的原因。

  实际上,了解事实的人纷纷劝我不要浪费时间起诉,其实明眼人都知道真实情况。我理解他们的用意。以中国的司法程序和效率,起诉所面临的成本之高只有经历者才会懂。

  但我的理解是,面对这样一个热衷自我营销,编造故事达成目的的人,之所以敢恶意造谣毁灭他人名誉,在于他深知人性围观看热闹心理,只要伪造成因利益撕逼,就有人相信而且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如果不起诉,你们永远不会知道这只是个爱好公众表演,自编自导的一场人性卑劣剧。在法制时代,一个人的言行只有面临法律的检验才能让其克制人性的怨毒。

  因何结怨:“至少90%媒体大佬敬重我 你敢对我不敬 搞臭你”

  2015年3月,我受朱江再三邀请入职金评媒体。此前,我并不了解其行事风格,当然也不知道其“自称被90%媒体大佬敬重”的事。因为个人关注互联网金融,也看好垂直媒体的发展机会,本着试一试的心态在其长达半年的盛情邀请和好言承诺后加入了这家公司。当时,朱江许诺的身份是负责原创内容的主编,名片的title是资讯频道主编,薪水颇为可观。

  但很快我就发现此人的一些行径完全不符合媒体人操守,没法共事。朱江性格暴躁,易怒,崇尚唯我独尊,攻击性强,完全不是媒体从业者的行事做派,但自称被百分之90以上的媒体大佬敬重,热衷无底线营销。

  而这种态度直接影响到日常的工作沟通,最早的一次感受是2015年4月8日,他给我打电话说:某家互金公司CEO亲口告诉他已融资4亿美金,希望赶紧发稿报道下。本着媒体人求证事实的态度,我马上和对方确认此事。

  后来得知,此事子虚乌有,被报道公司CEO称根本没有以上消息。在向朱江反馈完当事企业态度后,他表示这种玩法很常见,随后他编造出一个“由于记者在国际投行上听到此消息,但因为时差所以听错了数额”的段落。

 

  在我表示这种操作原创新闻的手法完全不符合媒体人操守时,而且会对我本人日常带领团队开展工作也不利时,朱江表现得无所谓。他得意于这种自我炒作的营销小把戏,其不断强调他的价值观:媒体人要横,不用顾事实,只要能达到营销为目的,要不择手段,并强调他之前依赖此经验屡试不爽。接受过新闻专业教育的媒体人应该清楚,这一价值准则明显与媒体人求真务实,对采访对象尊重平等的理念背道而驰。

后来的沟通更让我瞠目结舌。朱江本人性情暴躁,在工作群里动辄用侮辱人人格的字眼激怒大家,经常因为一个莫名细节在群里破口大骂。去年5月27日,他安排我去深圳参加一个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活动,途中他再次在群里大骂同事,用词恶毒极有侮辱性质。

  原因是这样:当时刚招了一个新记者入职。新记者写了个稿子被搜狐转载,搜狐没注明出处,他就在群里说记者拿了企业和搜狐的好处,给搜狐发稿子(看懂逻辑了吗)。群里一顿辱骂,发朋友圈称要封杀那家企业,新人很紧张,不断向我诉苦。

  我担心新人会被他这种粗鲁风格吓到,就让他稍微克制下,等我回去沟通。结果他说这是对他不敬,他觉得花那么高价钱花那么长时间找我委以重任,竟然不懂感恩,敢在群里扫他面子。

 

  随后,他在微信上逼迫我离职,他威胁我称自己“被90以上的媒体大佬敬重,资源遍布媒体圈,投资圈和行业圈”,我敢得罪他,他会让我混不下去。以下是事件的起始全过程。

无疑,朱江先生以身以范了如何操作一个成功案例。事实证明其确实是个非常成功的创业导师,会讲根据不同人编不同版本的故事。

  我在采访两个投资人时曾听到两个不同版本的故事,一个投资人称,朱江和他说过其从来不收保护费,干干净净;另一个投资人说,朱江称之前不该收企业的保护费,惹了些事。朱江先生故事编多了估计自己都忘了讲啥了。

  想获得他人的尊重,首先应该敢于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任,用下三滥路数操纵误导舆论,满口编造谎言,又不敢承担责任,这是跳梁小丑干的勾当。既然自称被敬重的导师,难道不应该敢做敢当,不耍赖,不唯我独尊,光明磊落一点吗?

  一个满嘴捏造和表演操纵舆论的“导师”利用人性,在营造的暗黑渠道“杀死”了一个弱势女生,没有丝毫反省之心,竟然得意于逃脱法律制裁。了解完事实的人们,请不要说同情的话,不需要,在我看来这个词毫无价值。

  我不理解的是,互联网何时成了好战者比拼作恶和表演能力的舞台,只要你会营销造势会编故事,就能成为吸引流量的大V,背后是脑残式的相信和转发。

  任何相信都是一种选择和价值观,你深信一个时刻热衷无底线营销,时时要彰显存在感的人,就意味着你放弃了独立思考和判断的习惯。有什么样的受众,就有怎样的表演者。

  而更可怕的现实是,越来越多崇尚不择手段,善于操作舆论的人,只要侵犯他一丝利益就在背后不择手段毁灭他人,如果你隐忍低调,不参与反抗,你就会被理解为异类,甚至会被默认承认存在有伪造的事实:大家都喜欢“撕逼”,你为何不喜欢。

  互联网上越来越没有事实,遍地是人性之恶伪造的现场。这种价值观其实会让所有人受到伤害。

 

  另外,我已经和律师沟通过,收到判决书后会上诉,希望朱江本人可以到庭。尽管结果已有意料,但这次我希望你能给信你并转发你编造信息的同学一个解释和说法。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